八年级作文

  • 遇见你真好

    每个人在自己有生之年中会遇到一个觉得与(他/她/它)相遇真好的人,比如匹诺曹遇到了爷爷,人类遇到了奥特曼,我遇到了你。 我遇见了一个温柔体贴人妻属性MAX的你,我刚开始遇到你与你聊了一段时间就感觉你是我人生中最与我有缘的人。每天都要跟你聊天玩乐、卿卿我我,不这样我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与价值,我总有一种“我是为你而存在,为你而活着”的感觉。 如果你是女生,我绝对会…

  • 爱糖少年(上)

      何为恶人?断指,心盲,屠人满门,可否具体?降灾,成美,十恶不赦,可否再具体?爱糖,断臂,天理难容,终是不解其意?薛洋――他啊,还是那一身漆黑的道袍,孑然一身,背着两把剑,霜华和拂雪。带着两只魂,晓星辰与阿箐,走上另一条道路……   枯燥的故事是永远弥补不了圆满的。从前啊有一个小男孩,他很可爱,一笑还露出了小虎牙,稚气,他非常爱吃甜的食物,可是啊,他没爹没…

  • 我与二中

     踏入二中的校门,微风卷夹着淡雅的花香穿指而过,满树的翠绿与碧蓝的远空相映衬,清凉透彻的池塘流水伴着不绝的知了声奏出一曲美好的歌谣,阳光似染上了柠檬的味道,偏爱少年的白色校服,散发着灼灼的光华。漫步其中,呼吸着二中的空气,回忆起我与二中的二三事,内心不禁泛起一阵温软浓稠的甜蜜。            一、晓风晨露,畅游书林  清晨,叶片上挂着晶莹剔透的露水,…

  • 白发

      叹!蓦然回首,母亲青丝变白发!   细思量,丝缕终是为了情伤,为了儿女,为了这个处在风雨中摇摇欲坠的家。少女时代的母亲,三千青丝出水芙蓉,风拂过,众人皆醉。自遇到我那父亲,昔日那个对母亲满脸宠溺的父亲,终是变了心,薄情扔下一字“离”,便舍家而离去。母亲瘫坐在地上,泪满衣裳,明澈的眸子里似星辰陨落,便再寻不到一点光。 似是一夜白了头,母亲那青丝秀发不知何时…

  • 童年

                 童年  童年像一幅画,一幅有声有色的画。  童年的我是在农村里长大的,那时父母外出打工,所以小的时候是和奶奶在一起的,在我身旁的还有两个姐姐,所以我们三个仿佛成了留守儿童。  我记得记事的时候,还是一天早上起来。那时候,我还不知道什么是爸爸妈妈,因为身边所有人的父母都外出打工,都是和爷爷奶奶在一起生活。那是我还认为我是凭空出现的,或…

  • 黄河壶口瀑布

      在中国看水,我认为就应该去黄河。九寨沟的水过于清秀,而太湖的水,则文人味太重,倒像是文人手中的玩物。中国的水,就应像黄河一般,以他英雄的气魄,出现在亚洲的原野,卷起金黄的波浪——正是黄色,如同我们中华民族的皮肤一样。   经过几小时的颠簸,我终于到达了闻名遐迩的壶口瀑布。我激动的心情无法用语言来描述。还没看见瀑布,就先听到了瀑布咆哮的声音:如同龙吟虎啸、…

  • 记一次有趣的活动

      记一次有趣的活动   青岛市第二实验初级中学初一 耿璐妍   六年小学生活结束了,回忆一下那些年的小学生活也是很美好的呢!   我们班开展过好多次比赛,讲故事比赛、绘画比赛、唱歌比赛……但我记得最记忆犹新的那次便是猜成语比赛。   那是一次班级活动,教室里的黑板上写着“猜成语比赛”五个字。   我们陆陆续续的坐好了,老师便讲起了这次比赛的规则。   规则…

  • 绿橘子,牵动我心

    天空阴蒙蒙的,落下的雨点砸到伞上不断发出阵阵声响。蒙蒙阴雨中,望见一个老伯伏在三轮车上,嘴里喊着什么。我不禁向着老伯走去。 老伯说不上年纪,大约五十多岁,也许六十多,瘦弱得能数得见他身上的骨头有多少根。单是如此也便罢了,偏偏驼着腰,腰弯如弓,嘴里喊着:“绿橘子,绿橘子”满载着绿橘子的三轮车,车胎似乎早已无法承受这样的重量,气顺着隐藏的裂缝,渐渐地溜走。老伯只…

  • 误会

               误  会 青岛第六十五中学八年级七班 曲镜仁 天空阴沉沉的,即使是下午,天空也如傍晚般灰暗。风偶尔吹过,却也是干燥的,没有生气的。一切都是那么燥热。 然而,在一间房间中,一场秘密的交易正在进行着。房间出奇的没有打开灯,微弱的光照进屋内,显得毫无用处。电风扇孤独的吹着,气氛也愈发紧张。这是场机密的毒品交易,当然,这是法律严令禁止的。 卖货…

  • 去看看雨吧

      早上七点,掀被,起身,下意识地拉开窗户。我欲遮双眼的手抬起一半,便放了下来。原因无他,以往刺目的阳光并未挣脱乌云的束缚。而那阴郁低沉的天空,好似打个喷嚏就能落下泪来。   可这个小小的意外,并不能改变循规蹈矩的生活。   刷牙,洗脸。淘米,煮粥。这崭新的一天才刚刚开始。大概过了一刻钟的样子,淅淅沥沥的落雨声便从窗外跑进了我的耳朵。天色尚早,人语尚稀,我颇…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