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语文君首页
  2. 作文
  3. 中考作文

备战2020年中考语文抗疫题材佳作选‖第10辑:三月还是踏青时

第10辑:三月还是踏青时

例文佳作

(1)终于耐不住鸟儿们的召唤

午后终于耐不住三月初春窗外啁啁啾啾几只鸟儿们的召唤,扫二维码电子通行证如脱笼之鹄,欣欣然出小区门向东开始了城外之旅。

小区大门对面艺术广场上,光秃秃的树下竟然不是往日疫情景象,孩子多了,车子多了,锻炼身体的老人也多了,戴口罩打太极的老人一招一式推来送往,天上高空飘着忙趁东风放纸鸢的风筝,远处篮球架下几个追逐奔跑的儿童玩得不亦乐乎。

向东漫步,西边的太阳照的人后背暧烘烘的。人行道边小深褐色蒴果灯笼般挂在栾树干枯的树梢上。走了几十步,遇见两个中年妇人同戴口罩边散步边聊天,忽而那粉红口罩指着道边的树上惊喜地说着什么。她们未停下脚下的步伐,我走到她们经过的树旁,几朵小小桃花似开非开地含着娇羞的苞,在微风里摇曳。

东行出了小城,城东那忍冬树在上个月雪后素装裹红颜的景象让我遐想好几日,记得去年夏日那金银花盛开的美好,记得年前冬至午后,那忍冬树上的小红果红珊瑚般在无叶的枝上更显娇艳,而今啥态?遂快走疾行了大约一百多步,终于见到她的芳颜,此时的忍冬(金银花树)枝上红珊瑚已成了干了的红枸杞一般,依然红色灼灼。仔细看,干枝上竟吐出了如豆叶芽,略带浅浅的绿色,不久后,又会金银花绽满叶间。

一路向东,路边的榆树枝头挂着像紫红桑椹似的小榆苞,估计过不了几天那鲜鲜甜的榆钱儿会竞相趴在枝头匿笑,顽皮的小孩子看到它们,一定摘下几颗,放进嘴里大快朵颐一番。高大帅气的梧桐树叶芽虽未发,枯枝上竟悬着一个个小小的、圆圆的”铃铛″,向和路人一起呼唤着春天,而悬铃木梧桐的树皮青绿发亮,象被涂了明晃晃的油,更召示着春已到人间。

到了城东的河边,水波粼粼,碧波荡漾。河西畔那一列挺拨直入云霄的白杨更是威武壮观,树冠婆娑柔美,驻足仰望,树枝上的杨花深红,飞落在树下地上的杨花红色深浅不一,杨花浑身白色绒毛,像一条条虫子在地上静卧不动。白杨树们像一排土兵驻守在城外。潺潺河水在初春的微风中涟漪层层,时有燕子斜掠俯冲到水面,燕尾轻剪水面,瞬间双飞去。向远远的河东望去,杨柳千条尽向西,心中惊喜,哦,那千条万条绿丝绦的新柳像一位位河东美人,柔风披捎,风姿绰约。跑步转河上桥头向河东,与三月美人柳遇见,春柳柳枝将舒未舒,柳芽才黄,嫩嫩的,踡卧在枝头,诗人曰:绿柳才黄半未匀。树下那吐出地面的小草绿,真是远看草色近却无,一小团,一小簇,紧紧地伏在地面。可谓春到人间草木知。

垂柳依依拂水面,柳东竟还有一片金枝槐,一株株槐树,金灿灿、黄澄澄的枝,耀人的眼。再向北望,嫩黄色一大片一大片,满是的,像一条黄锦带依偎着河畔,欣喜至极,那是迎春花?初春未见花开,今春首次城外之旅,难道是大自然馈赠我的礼物?

匆匆跑步向前,果不其然,这一条绕河的黄锦带曲曲弯弯,向远方蜿蜒着不知其尽头。伫立在黄锦带旁,习习春风拂花枝头,或深或浅、或长或短的红蕾在枝上舞蹈:

“我在含苞,我要怒放。”

轻踱步,慢移脚,那绽放的迎春花一朵朵一串串,真是“千朵万朵压枝低”,那娇艳的花儿们喜悦地拥着挤着:

“我在开花,我在怒放。”

那朵微风中的长枝上,中间一朵花儿里蜜蜂深扎进花蕊里,紧紧地吮吸着那甜香的蜜。忽而发现几只蜜蜂闻香风而来,上下翻飞,寻得枝头,幸福地开始了美好之约。

回家的路上想起冰心诗云:我们都是自然的婴儿,卧在宇宙的摇篮里。是啊,我们,植物们,动物们……都是大自然的婴孩。如果都能诗意地栖居在这珍贵的宇宙人间,人类和城外的植物们、动物们会一样幸福。

我们人类是否在努力追求这种幸福?

 

(2)啊,无名花!

在阳台的角落摆着一盆花,它是绿色的,青翠的叶子像细线,如韭菜。没有花香,没有树高,是无人知道它的名字的一盆花。

家里的其它花都种在青花瓷的花盆里,而无名花种在自制的剪掉盖顶的菜子油的塑料筒子里。它像一个孤独的老人,呆呆地独自生活在一个角落,并不引人注意。

到了春天,其它花儿争奇斗艳,竞相开放,簇拥着阳台,好不活泼热闹!

“我在开花!”它们在笑。

“我在绽放!”它们嚷嚷。

红艳艳的迎春花,一朵接着一朵,彼此推着挤着;碧绿的万年青,枝上打着白骨朵儿,露出甜美的笑容;君子兰也不甘示弱,绽放红黄相间的花朵;金闪闪的长寿花,在阳光的照耀下波光粼粼;吊金钟就像寺庙里倒挂的铜钟,开着桃红色的花。阳台上的花红的像火把,粉的像霞,白的像云彩,黄的像金子;这里的叶子绿的像翡翠。花儿们欢欢乐乐,跳跃着,奔涌着,闪烁着。放眼望去,整个阳台花团锦簇,姹紫嫣红,吐露着春的气息。

一朵朵花是如此的妖艳,一片片花瓣是如此的妩媚,好像丰腴娇柔的一个个美人站在春色里,让整个春天都透着迷人的色彩。

没有人理睬无名花,没有人顾及它的感受。花儿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在指指点点。有的窃窃私语,谈论无名花不会开花;有的冷嘲热讽,几年了,都没有瞧见一个花骨朵儿;有的甚至大声呵斥,世上那有这样的花,既不装饰阳台,又不点亮自己,真是恬不知耻。

花儿们促膝交谈着,但我没有搭理它们。我抬头向窗外望去,一位瘦弱的大姐,大约五十岁,戴着被灰尘沾染的微微发黑的口罩,穿着一件橙色的上衣,低着头,一手挥动扫帚,一手紧握簸箕,在风中摆动。旁边经过垃圾的那些帅伙靓女紧捂着鼻子,大步流星地划过。只见她把双手伸进恶臭的垃圾桶里,熟练地将垃圾分类。然后,用一把铁铲将那些发霉腐烂的东西铲出。那些脏兮兮的东西溅到了她的脸上,她的手上,她的身上,弄脏了她的那身橙色的工作服,但她毫不在意。没有嫌弃职业的污秽,也没有嫌弃别人的不屑,义无反顾地坚持着。无论风吹雨打,日晒霜寒,那抹橙色一直在闪动。

昨天的书页里,写着春的明媚,夏的茂盛,秋的丰腴,冬的纯厚。一年四季,周而复始。岁岁年年,年年岁岁,大姐在路上一直挥动着。

此时,我看到的是无名花的另一番风景。

它依然静静地躲在角落里,没有微笑,没有低头,没有叹息,更没有哭泣。在阳台上,它的存在只是一种悲凉的点缀,没有一丝儿的艳丽色彩,没有一点儿的耀眼之处。然而看见花儿们,你不让我,我不让你般地赶着花趟儿,它反而挺了挺弯曲的身子,亭亭净植,更加焕发出一种生机。

无名花,它从不寂寞,从不烦恼。它从来没有屈服过,没有倒下去。它即使口渴了,叶子耷拉着,千百次地俯下身子,也在拼命地呐喊屋里人,好像在说:“水,给我水”。于是又千百次地挣扎起来。无论面对怎样灰暗的天空,它的脸上都会荡漾出一份明媚。

一个月过去了,它没有开花。又过了一年,也没看见它的花朵。一年又一年,它的花呢?没见过。

今春的一个早上,孩子起床,惊奇地叫起来:“开花了!开花了!”。我循声去望,责怪地说:“不就是开花了吗?有什么好说的?”

待我吃完早饭,收拾洗漱碗筷后,走到阳台。打扫屋子时,扑鼻的香气沁人心脾。仔细打量时,发现无名花真得开花啦!花朵秀丽,宛若凌波仙子踏水而来,仿佛是天然雕饰的;又像金盏银台,亭亭玉立。清秀典雅,我不忍得离开它。

没有听到花儿们的议论,只看到它们刮目相看地神情。没有花儿再鄙视它,没有花儿再敢嘲笑它。无名花勇敢地盛开着,骄傲地盛开着。它虽然是一盆鲜为人知的花,但它绽放出了人间的美丽。

一直被家人视为是一棵草的无名花,在经历了艰难困苦之后,终于花朵抚摸着枝叶,开心地笑出银铃般的笑声。这笑声里充满着精神的宁静和生的喜悦。

放眼望去,那清洁的道路,干净的城市,让人赏心悦目。而这些城市的美好正好记录着每一个环卫工的脚印。他们不辞辛劳,默默无闻,每天坚持做自己的工作,毫无怨言。我顿时觉得他们就是我家的那盆无名花。虽然他们的姓名不被许多人知道,但他们创造着人间生活的美丽。

啊,无名花啊!我该怎么感激你?

你的奋斗,你的燃烧,让我迈出更加坚定的步伐!

你的默默无闻,从不怨天尤人,也总是让我鼓起勇气,奋发向上。

无名花,我要高声赞美你!

 

(3)窗外的喜鹊喳喳叫

 

二月才过去,三月刚冒芽,我想写一点文字,点击三月。 

其实还是想说说二月,甚至回想一下一月。在这一生中,我们都不想再有这样的日子。 

一个小小的细胞体,竟然来了场大闹天宫,搅得整个世界都沸腾起来了,九省通衢的武汉一下子就显得腥风血雨,成万的人猛地一下失去了原有的世界,原有的生活,原有的节奏,原有的情感,原有的爱恋……这时候,家成了所有普通人的避风港湾。 

由一开始的惶恐,到接踵而至的不知所措,再到冷静下来的平凡而又不平凡的一日三餐,就这样,一月的日子在黯淡的色彩中艰难地爬行,二月的日子透过浓云遮蔽的太阳无问西东,就在前几天三月摇摇晃晃地来了。 

其实在三月之前,我家邻居院子里的樱桃花就要开放,我对妻子说,你看,要是过去,现在正是桃红柳绿的时候,而现在,我们只能站在三楼透过窗户看花了。 

妻子看了看,说,去年我还去摘过她家的樱桃呢!几多感慨在语气中透出来。 

我和她都遥看那树就要开放的樱桃花。 

趁着空闲,我开始倒弄年前的花盆,把今年长势不好没有开花的兰花倒出来,去掉腐败的根系,用花生壳把土壤重新做得更松透,通过网上的生活群,让人送两盆已经开花的海棠,有太阳的时候就赶紧把花抱到窗外晒太阳,然后看着花朵开放,就那样静静的看着开放。花无语,我也不说话。心很静,但也很喧嚣。 

有一天我猛然发现,开过花的海棠竟然结出了果实,很小,但真真实实惊到了我,我每天小心的怀疑和猜想,这是果实吗?它会长大吗?会像那些大的海棠树挂满海棠果吗? 

海棠还在不断的开花,不断的结果。 

不小心,我踩到了三月,竟然没有感觉。 

水先生的一句话让我眼睛一亮,于是我点击了一下三月。 

界面于是乎色彩斑斓起来。就像三月四日的阳光,透过云层,穿过森林,穿过山峦,跨过海洋 ,划开层层叠叠的高楼,照得我暖洋洋。 

邻居家的樱桃花完全绽放了,就连杏花也跃跃欲试的想给我们打招呼。河边的垂柳并不因前段时间我们的缺席而懊恼,依然满怀柔情的忘穿春水。就连我家窗台外摆放的兰花草也似乎更绿了。海棠花败过后就结成果,然后花骨朵接着开放。院子里的油菜花绿油油的,在妻子的炒作下,已经几次成为餐桌上的“舌尖上的中国”。 

风很柔,我撞到了三月的腰,我的心翩翩起舞。 

在敲击文字的时候,我眼前仿佛看到穿着时尚衣裳的姑娘,仿佛看到把年龄藏在妆束下的广场舞大妈,仿佛看到为了前程脚步匆匆的小年轻,仿佛看到孩童牵着天上飞得好高好高的纸鸢来回奔跑。 

虽然他们还都带着口罩。可你仔细看,他们的笑容是怎么也罩不住的。 

窗外的喜鹊喳喳叫个不停,三月,有约。

(4)明年春色倍还人

你说,这个冬天不太冷,东郊的梅花早就开了,不想看看吗?

是啊,年初一就有朋友用拍到的早梅拜年了,最喜赏花的我们,能不想去看看吗?但是,我们不去。既然遇上了疫情,既然小区的保安还在动员我们少外出,少聚集,那我们就听他们的,不能让他们白喊。

你说,没那么严重,城市里的确诊病例并不多,出来吧,不会感染的。

我相信你说的,出去看一次花未必会感染。但是,我们不能够。因为我也偷偷去,你也悄悄出,不必要的出行就会增加。一旦树下俱是看花客,人群密集就成了必然。这个时候,不能只想着自己开心呢!

你又说,河边的柳条已绽出小芽了,很快就是梅樱桃李次第新啊,不出来看看太可惜了。

感谢你的关心,我们也确实感到可惜。往年,正月一过,秦淮河边就桃红柳绿春意闹了,古老的城墙下会慢慢出现三五蹲着挖野菜的人。然后海棠夹道盛开,然后蔷薇依挂在门头,然后牡丹怒放在国防园……城市的春天万紫千红啊。每年,我们会陪着老人去看各种春花,可今年,老父老母愣是不提看花的要求,他们关在家里蛮久了,通电话时,他们会开心地说:“我们不出门,我们给医院省口罩。”

你一定要问了:这样错过春光,值得吗?

我也不知道,但是我相信,这一个多月来,我们每个人都学到了许多,成长了许多,因为一下子,有太多的东西需要我们思考。就算上帝要笑了,也请原谅我的幼稚,我还是觉得可以安静反思,是难能可贵的。

我们是教师,自然会想到这场突来的灾难,我们做错了什么。“百年大计,教育为本。”既是根基性的事业,那么,干枝叶花的问题,都千丝万缕地与根本有关吧?我们太急了,在孩子们应该多多沐浴爱的教育的年龄,却忙着让他们多才多能敢于竞争出类拔萃;我们太飘了,在孩子们应该好好接受健康教育、安全教育和公共卫生教育的时候,总想着要他们当科学家解救人类;我们太猛了,在孩子们应该打牢基础的过程中,只让他们盯着终端结果反复操练各种换了马甲的中高考试卷;我们也太隔了,在孩子们的心思早已沉入另外世界的当下,却还在推心置腹苦口婆心地劝诫他们珍视学业……反正吧,这阳春三月,实在有太多值得反思的事情,坐在一室之内,足以浮想联翩。

有人说,日本捐助物资包装盒上的文字给我们上了最好的语文课,有人说我们的“加油”不比他们差。作为语文教师,我不能辩解,因为我小时候虽然背过不少“明月何曾是两乡”一类的诗句,去扬州平山堂,也见到过“风月一天”的石碑,却从未想过这些语句可以用在这样的场合。想想曾经的古诗词教学,我也死盯着学生背诵默写并强调这是最容易赚分的试题,我也将赏析套路当宝贝一样带学生练之又练,我何曾让学生懂得学习古诗词是心灵的需要,又何曾让他们明白古诗词与现实生活是可以水乳交融的呢?如果多一点激发学生感同身受的古诗词阅读,就会让那些美好的诗句长进孩子们的心田,就算不熟悉“明月何曾是两乡”,也熟悉“但愿人长久”,也熟悉“病树前头万木春”吧。

哎呀,这个春天,不能“烟花三月下扬州”啦,也看不到“隋堤三月水溶溶”啦,甚至不能三月繁花金陵游呢,但是不出门,不下楼,坐在窗前多想想,也别有风景啊。大家一起多想想,等重返岗位后,尽力改进不足,让一切变得更好些,不就可以预期“明年春色倍还人”了吗?

 

(5)校园桃花应正开

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打开电脑,调试角度,时间还有2分钟。几乎每一节课,我都会提前2分钟进入界面,带着一天的好心情面对屏幕。我知道,在我打开界面的一瞬间,我的学生们已看到了他们老师的脸。此时,我的脑海总不由回响着一句话,“老师,看不到你的脸时,一直盯着屏幕有点瞌睡。””对不起,是老师考虑不周,只顾上课,难为你们了。“从那一刻起,我希望透过屏幕,传递给学生的,不仅是知识,还有快乐!

阳光正好,三月的阳光,春天的气息,正笼罩在窗前,一片柔和的亮色,映照在镜头里。

“大家好,看到老师窗前明媚的阳光吗?此刻,大家一定和老师一样,好想走出去,走进春天里,走进校园里,走进看得见彼此的教室里。说实话,老师想知道,校园里的桃花开了吗?”

是啊,三月,校园里的桃花开了吗?

网课已近一月,宅家已有月余。窗前有风穿过,似有春的讯息。春是草木百花携手的季节,是生机勃发跳荡的季节,是生命欢笑张扬的季节。春的韵律里,怎么能少了我轻快的脚步响,怎么能少了我的哼唱我的张望?那些靓丽的花儿是否早已等不及我的观赏?是啊,校园的桃花,你等我来,好吗?还有杏花、海棠、玉兰花,还有无花果,我没来时,你们都要努力地长,不负春光不负我啊!

校园的桃树,是一种叫山桃的观赏树种。有人说山桃和普通的桃树,在植物分类上是不同的,管它呢?反正都有个“桃”字。山桃树长在教学楼的前面,那紧致光滑的树干上,枝桠恣肆,所以无花无叶的山桃树其实并不可爱。而等那小米粒般的花朵急切切走入春光里时,它开始慢慢变得迷人起来。淡粉色的小花,绝不刻意招惹你。但只要你注意上它,便会慢慢滋生出不可遏制的喜欢。记得当初我问朋友,那零星点缀的小花瓣在哪拍的,当她告诉我就在教学楼前时,我惊诧甚至有些坚定的不相信:不可能,我日日从楼前走过,从没发现那有花啊?教学楼前不是只有塔松和冬青吗?原来,凌冬不凋的塔松和冬青,早已以其壮硕的体形和得天独厚的色彩,根深蒂固地住在我的心里,边上的山桃树早已被我想当然地屏蔽了。

站在山桃树前,准确地说是站在山桃花前,我有些莫名的感概。我不由得想起袁枚的《苔花》:白日不到处,青春恰自来。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山桃花比苔花大多了,也比苔花鲜亮多了,可那又如何呢?悄悄地长,默默地开。正如那句话:草木有本心,何须美人摘?山桃树原本是野生树种,那质朴薄小的花儿和田野任意一株草木上开出的花朵没什么两样,正如它的名字——山桃。山桃花其貌不扬,可叶子着实招人。酒红色细长的卵形树叶配在光滑紧致的浅紫色树干上,确有一种持久的魅力。这大概是山桃走出大山,走进城市街道、园林的原因吧。山桃还有一个洋气的名字——伯乐树,实在想不出这名字怎么来的,不过,牵强附会一下,伯乐树种在学校里,也算名副其实吧。不知学校当初栽种时是否真这样想过。

喜欢山桃花,喜欢山桃叶,也曾觊觎山桃果。多少个秋日里,目光在不多的果实间扫视,定定地认准,思绪里一只手早探上去,我确信,稍一踮脚便得手,但教师的本能,总觉得某个看不见的角落有一双学生的眼,所以终于忍住了。后来才知道,山桃果不能吃,但想尝尝的欲念至今没有止息。

校园里的花木像山桃这般低调的可谓绝无仅有,大多是你不能忽视也不可能忽视的。山桃斜对面不足200米就是火炬树和杏树。那都是灼人眼球的树啊!火炬树特立独行,自不待言。就说那杏树,长在人员密集的食堂门口,正对着学生日日欢腾雀跃的操场。春天,花开烂漫,如堆似叠。每一个课间,每一饭餐前,每一张青春勃发的脸,每一份如花似玉的笑,都见证了它的旺盛,隐约中都呼应了它的气势。秋天,果实累累,藏不住的甜蜜,掩不住的诱人。这时的杏树,惶惶然虎着脸:已喷农药。等到终于有一天,金黄的大杏销声匿迹,圆形的树叶在秋风中婆娑起舞,杏树大概完成了它一季的使命,似乎轻松自在,可以缓歌低吟了。

说起来,桃杏真是占尽了春的风骚,当绝大多数花木还在默默使力,萌生绿芽时,桃杏已捷足先登,干枯的树干上先爆出花朵。也难怪古今有那么多咏桃杏的诗。“今晨明客眼,桃杏照江红。”苏轼说,“游人便作寻芳计,小桃杏,应已争先。”而宋祁“红杏枝头春意闹”竟然一句名扬词坛,被后世称作“红杏尚书”。桃杏风头占尽,也算不辱使命。只是,我推测,文人笔下的桃应该不是我所谓之山桃,这样想来,我更惦念山桃了。

 

来源 | 网络

语文君尊重原创,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

小站运营不易,如果文章对您有帮助,请点击上下方的广告(没被屏蔽的话),帮助小站维持运营。

联系我们

学生学习群:初中语文学习群

教师资源群:初中语文资源群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