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语文君首页
  2. 作文
  3. 八年级作文

学写故事作文初二

【篇一:一碗面的故事】

文/邵亦菲

夜深了,华灯点缀着这个有些寂寥与落寞的夜晚。

我独自在家中徘徊着。其实已忘却了几个小时前究竟为了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和妈妈吵得不可开交,这大概只是青春期所谓的叛逆与父母的唠叨爆发的化学反应罢了。最终还是妈妈摔门而去。

在忐忑不安中,终于等到妈妈回到了家,样子非常疲惫,房间里是安静的,却有着一种紧张的气氛。

我突然想给妈妈煮一碗面,我先往锅里倒了一些水,然后大声的问妈妈:“妈妈,用大火还是小火?烧多久?”

“烧开了就行。”平淡语气中还是有着一丝怨气!

我接着问:“多久烧的开?”

“烧的冒泡泡就行。”又是答非所问,不过还挺有用。

水烧开了,我又问:“妈妈,要吃多少面?要什么调料?要不要鸡蛋?”

妈妈走进了厨房,拿了一些面,拿给我,我将它们放在锅中,刚才还很清脆的面条马上就弯下了柔软的身子,妈妈让我把昨天吃虾剩下的调料,倒进锅里。

因为重新做调料很麻烦,所以我们干脆就弄个现成的,妈妈又叫我打一个鸡蛋进去,我拿来一个生鸡蛋,刚想把它掰开,没想到用力过猛,把鸡蛋捏碎了,我和妈妈赶紧把一些掉下去的蛋壳捞起来,妈妈让我把火开大,煮了一会儿,面煮好了。

看着妈妈边吃边轻声地说着话,声音有些颤抖,“让我们一起来回顾一下我们的成长吧。”说着,她将茶几上的几个本子推向我。

这些是妈妈的日记,我从未翻阅过。我拿起一个看起来年代久远的本子,里面记录的是妈妈的青春轨迹,像现在的人也充满青春的忧伤和秘密,也不乏与父母吵架后发泄的不满,泪水甚至涸湿了笔迹。

第二个本子是妈妈上大学之后记录的。那些校园里无忧无虑的快乐日子与年轻骄傲的笑容,那么生动地浮现在我的眼前。

接着,我翻开最厚的那本日记,里面记载的全部是我们温暖的家的记忆。从我出生的一声哭泣,到第一次喊妈妈,到第一次上学,到我渐渐长大,渐渐由一个小女孩进入花季的青春,每一篇都充满关于我成长的惊喜的发现。我翻看着,我不禁微笑起来,这是一本我的成长历程的最完整的副本。最后的一篇正是今日写的,里面满是内疚和自责。我抬起头,看见妈妈端着碗,腾腾热气似乎温暖着冰凉的房间,更温暖了我们的心。

我忽然地觉得母女之间就像一部电影,这女儿肯定是妈妈一辈子的主角。可是十几年后,在女孩的电影里面,妈妈的角色还有多重要?

我起身,紧紧拥抱着妈妈,我们看着对方,彼此都笑了。

我在心里说,妈妈,我也一定要你做我一辈子的主角。

【篇二:作业失踪的故事】

文/李拉

“李洋,李琛,李拉!”完了,数学老师叫到我的名字了,她那凶狠的目光,如同饿着的野狼般,朝我径直瞪过来,“还敢不交数学作业!真是反了天了,竟敢这么大胆!”光从声音我就能听出她拿名单的双手在颤抖。全班都在看着我,就差再来一个聚光灯了,我的脸庞也热得发烫。老师又开口了:“你们几个下课到——”

“铛——铃铃铃——”眼前的一切都散去了,我缓缓睁开眼,原来只是个梦。作文我摸着脸,竟还是热的,我还冒了一身冷汗。这梦把我吓得不轻。我坐了起来,伸手去够还在响的闹铃,稍等,已经七点了!比平时晚了半个小时,今天还要上课呢!我咽了口口水,一定是前一天没调好。

我连忙抓起了桌上的几本书,猛得塞进了空空的书包,拉链只拉上一半就挎到了肩上。咋这么轻?不管了,快迟到了。我抓起一个馒头就奔向了电梯。电梯每下几层,就进来好多人,我被挤到了角落。

一霎间,有点不对劲——脚咋这么凉?还有,我的背离墙好近。平日里鼓鼓的书包,都会占好大的空间。我目光望下一扫,我脚上穿的竟是拖鞋!把头往后一转,书包咋这么薄,好像只装了几页纸。我连忙把书包转到胸前,打开才发现,作业几乎没装。一旁准备要晨跑的叔叔,看着我昏昏欲睡的表情与这滑稽的模样,眼里既露着好奇也有嫌弃。好不容易到了一楼,人都下去了,我又要回去拿作业。又上来个阿姨,眼神好像在说,这孩子干嘛呢?

费了好大劲,终于又回到家里了。时间不断流去,眼看就要迟到了。推开房间门,书桌上果真还有许多作业在上面。装了一会书包后,我发现哪里都找不到数学作业,把我急死了。

这咋办啊,作业可不就白写了?没办法,只好先去学校了。我又一次坐电梯下楼。到了单元门前,看到门马上要关上,我全速冲了过去,还是没赶到,门关上了。只好再掏钥匙。

外面的天还是暗的,带点湿气,风刮起来刺刺的,带点痛。可因为找不到作业的着急与害怕,脸上一直发烫。

天空泛起了渐变的橙色,天亮了,也暖和了许多。到了红路灯,灯又刚变红,还要再等七十几秒。趁着这几秒,我又翻开了书包,找起了不见的数学作业。“物理,语文……”我边找边嘀咕着。就在这时,语文书中好像夹着一个什么。我刚要伸手来确认,旁边的人都开始过马路了,绿灯亮了。时间紧迫,我只好先拉上书包,向学校跑去。

过了几分钟,历经千辛万苦的我终于到了学校门口,离迟到还差几分钟。第一次见学校这么高兴。

进了班,课代表都开始收作业了。我围着教室跑了一圈,除了数学,都了交上去。我拿出了那个疑似数学作业的册子……完了,那个是地理!我无力又绝望地瘫倒在位子上,一早上的忙活全白费了。

我环顾了一圈教室,寻找着数学课代表,脑子里想着该怎么和她解释这件事……咦?她桌上怎么没有收去的作业?我抱着幻想跑了过去,问她咋回事。

她回答:“作业前天收了,没发。昨天没作业,咋了?”

……

我从今儿起就在睡前收好书包,一定!

【篇三:战争的故事】

文/聂新锐

两个男人端着枪,飞快地在森林中穿梭着,身后传来了敌人阵阵咒骂的声音。

这两个人所在的队伍在一次激烈的战斗中几乎被敌人全歼,他们两个并肩作战,杀出一条血路,逃了出来,一个叫乔,一个叫肯。

前面是阴冷的、生死未卜的森林,后面是敌人的叫嚣声和子弹。乔和肯别无选择,只能是拼命地跑,只想要甩掉后面的敌人,可那叫嚣和子弹却像站在鞋底的口香糖一样,怎么都甩不掉。乔经常会感觉到子弹贴着自己擦过,但幸好,它们仅仅只是擦过而已,他们也只是受了些轻微的擦伤,并无大碍。

渐渐地,后面的声音消失了,留下的只是死一般的寂静和那黑漆漆的,仿佛真能把人吃了的漆黑的森林。但最大的危险可算是解决了,他们二人也放松了下来,脚步逐渐慢下来了,“那群家伙终于不追了!”乔兴奋地喊道,他看向肯,肯也一样,喜上眉梢。他们身边的空气仿佛都轻松了起来,敌人不追了,还有什么比这还让人兴奋呢?

他们谈起对战争的厌恶,对家人的思念,肯对乔说:“我只剩下了母亲一个亲人,我还要回去照顾她,我们穿过森林,到祖国的边境线,再回到故乡吧!”乔想起了自己三岁的女儿,下定决心,一定要活着回去。

他们一路上无话不谈,直到两人都又累又饿才闭嘴,他们想找些野果,但他们没有如愿,他们只能想想曾经所吃的美食,但这也没用,肯甚至差点饿晕过去。乔只能搀着肯,才不至于让肯摔倒,他们还是一路走着。

在这个让他们绝望的时刻,像是戏剧性的,一只鹿出现了,它是那么的美丽,鬃毛看起来是那么的柔顺,可又是那么的瘦小,肯甚至觉得即使他自己吃都坚持不到边境线。

他们同时举起了枪,同时扣下了扳机,那只鹿应声倒地,乔把肯先安置到一棵树下,自己拿着刀去取下那头鹿的肉,但身后的一声枪响让他措不及防,子弹击中了他的小腿,他一瞬间感到气血上涌,饥饿、疲惫和刚才的那颗子弹轻而易举的击碎了他那可怜的信念,肯惊恐地跑了上去,乔感到了些什么,有些害怕,但随即双眼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乔再次醒来,他的伤上被肯的衣服包裹住了,肯像在发烧,他好像得了重病。

乔把一块鹿皮披在肯的身上,他又感到乏力,随即也睡了过去。

第二天,肯和乔两人都醒了,他们继续上路,这次,他们互相搀扶着,肯对乔说:“我活不久了,我能感觉到,敌人也追上来了,你先走吧。”乔沉默了,他不知道什么是对的,他也这么想过,可是不敢把它变成现实。

他们到了边境线,接受了巡逻士兵简易的治疗,但肯却因为病重,死去了。

多年以后,乔也离死亡越来越近,一天清晨,乔好像见到了死神,他坦然的对死神说:“我可以去见肯了。”死神笑笑,他知道,乔在说谎,乔又何尝不知道,那天猎杀那头鹿的时候,肯跑过来时,他的枪膛是那么的烫,像是又开了一枪。

死神不解的问:“你能够原谅他吗。”乔傲然地说:“尊敬的死神大人,您应该知道,当我拒绝了将他抛弃时,我就已经原谅了他。”随即,他随着死神走了,那毅然,正如他当年决意带着肯出发时一样。

【篇四:离家出走的故事】

文/杨舒涵

叶子终于离家出走了。

还不到七点,天空早已昏暗下来。刚刚入冬,倒也不是太冷,叶子却因为忘记拿外套此时冻得瑟瑟发抖。她不明白为什么最近母亲总是莫名其妙地朝自己发火,总是动不动提起自己不上不下的成绩来警告自己,她感觉母亲变了,变得尖酸刻薄,不再像以前那样温柔待人,善解人意。

跑出小区,叶子一个人走在马路上,泪水被凛冽的寒风刮得满脸都是,她只好用袖子胡乱的抹了一把,泪水怎么也止不住,心里还在埋怨母亲对她说的自认为很难听的话语,头发还没来得及用头绳扎起来,大概是懒得扎起来,她也就顺其自然让头发被风吹得凌乱。叶子走进一家门上写着“空调开放”的面馆,想到自己连晚饭都还没吃,叶子又是一阵心酸,这里或许还能免费喝到一碗面汤,于是她毫不犹豫地推门进来。面馆的生意很好,因为人多,大概老板也注意不到自己。叶子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了。服务生忙得不可开交,更无心顾及一个不打算吃面的小孩,叶子自己倒了一碗面汤,或许是太饿了,平时最讨厌喝面汤的她此时却觉得好好喝,想到母亲每天变着花样为自己做的饭自己却总是剩下,叶子有点难受。

走出面馆,寒风裹挟着叶子弱小的身躯,她又打了一个哆嗦,看了看表,已经七点半了。大街上人很多,却没有看见自己期望的身影。叶子决定去旁边的书店看看书,她想让母亲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让她多担心自己一会儿,不再那样用刻薄的语言对自己说话,所以叶子并不打算那么早地回去。好在书店还没有关门,叶子若无其事地走进去,突然想到母亲曾经因为自己想买一本喜欢的书,跑了好几家书店才买到。她撇了撇嘴,还是选了一本书,坐在角落里安静地阅读着。

已经九点了,书店也开始收拾关门了。叶子放下书,走出书店,街上的人还是很多。她想象着一般故事中孩子离家出走,母亲都会蓬头垢面地满大街寻找,此时她却不见母亲的踪影,难道故事都是骗人的?叶子一边想一边走向家的路。

这个点也该回去了。

到了楼下,叶子仰头望向自己家,灯还亮着,原来母亲并没有出来寻找自己,或者她只是出门急着找自己而忘记关灯?叶子走到家门口,小心翼翼地敲着门,等待着母亲对她的道歉和拥抱,想到这里,叶子竟然忍不住笑了一下,母亲终于要给自己道歉了。

门开了,叶子期待着——

“你个小兔崽子你咋不睡到外面呢?还学会离家出走了?感冒了谁管你……”

【篇五:一只狗的故事】

文/张熙悦

我被一串狗叫声吸引了注意。

寻着叫声,爬上操场角落的双杠,面前是一堵砖墙,最下面却缺了一块砖。

叫声就是从这个地方传出的。

一只黑黑的,略微湿润的鼻子从缺口处伸了出来,缝隙处露出沾了灰尘的皮毛和明亮的眼睛,我由此判断出这是一只萨摩耶。

然而,此时这个号称“微笑天使”的宠物狗正咧着嘴巴,脸上原本洁白的毛发沾了许多灰尘,鼻子正拱来拱去,努力的想要在狭小的空间中使对面的人看清它的面孔。

我知道学校操场的隔壁是一幢老式居民楼,却不知道是谁拿走了这块儿砖,谁又是它的主人。

抬手,我就将一包饼干散开来放在砖面上,那灵动的鼻子嗅了嗅后,鲜红的舌头瞬间就将饼干卷进了嘴里,很快就连饼干渣都被它舔的精光,可见,它是有多饿啊!

过了几天,我再去看它,发现正有一群小孩猫着腰,争先恐后地将它们手里的小零食放在它面前。

我随手拦住了一个正喂给它辣条的小男孩。从他们口中得知狗狗的主人已经外出很长一段时间,走之前专门在墙上卸下一块儿砖,任由这边的人投喂。

透过缝隙,我与它对视,它单纯的眼神中,看不出一丝杂质。黑黑的眼眸中闪着亮光。

后来每一次见到他时,他身上越来越脏,可唯一不变的,是那活泼动人像黑曜石般的双眼……

每天围在那里的人更多了,它的名气也越来越大,几乎所有人都知道操场围墙角落里,那缺了块儿砖的空隙对面有一只被主人遗弃的可怜的小狗。

很多次我都挤不进人群,就只好在傍晚时分来到围墙前,轻轻唤它,便听锁链声响起,它一骨碌爬起,突然出现在视线中,爪子急切地扒着砖头,凑到跟前来,那乌黑的鼻子上蹭了许多灰,看起来滑稽可笑,又可爱。

这时,一位路过正在散步的老人见我正想去摸它,便对我说:“孩子,这只狗可能病了,它的鼻子有些变色了,最好少接触。”随后,他又嘀咕着:一定是哪个捣蛋的孩子喂它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说着老人摇着头走了。

我忙上前,唤了它一下,它还是照往常一样爬起,神情却不像几天前那样活泼。我细看了看它的鼻子,上面果真有红斑,我几乎气得不能说出话来,多么可怜!我怜爱地看着它,想要抱抱它,却被一堵墙阻隔。我不禁叹息,怎么会有像那样不称职的主人,像那样没有爱心的人!

毕业之后我就离开了,便渐渐将它淡忘了。近日又忽然想起它闪烁的双眼,蹭上灰的鼻子,脏兮兮的毛发……就找个机会回去了一趟,而后发现操场的围墙被重新翻修了,当然那空隙也被堵上了。

我轻轻唤了一声,等了许久,终是没有回应……

【篇六:我们的故事】

文/王芳

正在进行着网上直播课。

我专注地对着电脑大声的讲述着,幻灯片一页页过着,孩子们的头像都亮着,只是这会儿只我在讲,没有互动,也没有回声,周围的一切都静静的。

是因为我把窗门都关上了吧,偶尔驶过的车,都会传来杂音,这样的杂音在我的直播课堂上是不被允许的。

也还因为高先生躲到另外一个屋了吧。前两天,高先生出门采购,打开门后发现我在进行直播课,愣在那里,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就因为放下大包小包时,塑料袋发出了一点声音,被我犀利地白了一眼,他就只得把东西原地放着,愣愣地等我把课上完,才给自己喷了酒精消了毒,依次整理了买回来的各样东西,悄悄躲里屋去了。那天之后,凡是到我上网课的时间,他就悄悄躲开,连电视的声音都关得极低。

反正玺乐也在他的房间上课,他关着门,戴着耳机,也丝毫影响不到我吧。毕竟回答问题的时候少,而我的课也不是很多。

对的,我上网课时,除了我的声音,除了我学生的互动,其余的一切,静悄悄。

可就在这时,里屋忽然传来爽朗的笑声,一阵接着一阵。

玺乐这节没有课吗?什么时候溜到爸爸的房间一起去看电视了?什么电视节目这么吸引人,那么长久的笑,笑得前仰后合?……

脑子里一连串的问题,但不能多想,我的这节课还得有几分钟才下课。

刚开始的课,总是看错时间,生怕影响我后面上课的老师,所以一到整点,赶紧退出直播间,退出了才发现,还有十分钟才下课,然后又慌忙再开直播,连连向学生们道歉。两次下来,紧张得汗流浃背。索性把我要上的每一节课的时间用纸抄写一遍,放在我一眼就能瞟到的地方。时间观念现在是牢固的很了,再也没错过。

可此时,我该怎么办呢?是大声告诉他俩,看电视声音太大影响到我了;还是直接下麦,去制止他们?正在直播,我都不能够去做。

于是,我下意识地把自己的声音,放大,再放大。希望这特别的声音,不要影响到空中教室那头的我的学生。

笑声还没停,我的血一下子冲到了脑门。

一退出直播间,我气冲冲地推开高先生的房门,“你俩干啥呢!看啥看得这么高兴,我在上课,知不知道!——”

高先生无辜地看着我,电视的声音依旧低低的。而玺乐也并不在他这里。

“那他笑个啥劲儿!还一直笑!”我心里依旧愤愤的。

笑声依旧没停,玺乐的课也还没结束。

“妈妈在上课,你笑成那样,影响到我了,知道吗?”我的声音很高。没想到,玺乐还在笑。戴着他大大的耳机,左手拿着手机,右手拿着笔。

“哎呀,我们老师讲得太好玩了,我太喜欢了!”他自顾自地说着。

原来如此!他逐步的适应了常规的生活节奏,每天早起,按时午睡,有足够多的时间思考看书,不用再熬夜写作业,闲时还可以帮爸爸做做饭,打扫家里卫生。老师反馈的错题,第一时间改正。

他快乐着自己的生活,却很难懂我的累。

或许,我也可以不用这么拘谨,我也可以让我的孩子们在屏幕的那头:为文字,喜或悲;为生活,念或思。

当我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空中课堂时,周围的一切,都好似静止了一般。密密麻麻的文字,真真假假的讯息,五颜六色的图片,各式各样的技术一下子全部涌入了我的生活。密集的工作,塞满了我二十四小时的分秒。

我可以做好的吧,我应该做到更好吧!与伙伴们不断尝试,共同分享,一起进步,真的很难想象,这么短的时间,大家是克服了多少困难,才做得这么好!的确,我的学生们,也那么配合,那么努力,积极适应,一个都没有掉队!

所以,每个细节,都得做到最好。哪怕是创造一切条件给学生一间最安静的课堂。

“好了,快吃饭吧,一会儿你还要上课呢!”三餐四季和我的直播课,成了我们最近的日常。而我,却无心粮食和蔬菜。

年年春草绿,等燕子归来,等陌上花开。

【篇七:摘柿子的故事】

文/余亚杰

今年过年我体验了一下摘柿子。

大年三十的那个下午,我和爸妈一块回了老家武功。由于那里天气很冷,我一回到家就立马爬到炕上不敢出门。爸爸怂恿我和他一块去摘柿子,我也不敢去,尽管那颗柿子树就在家门口。

以前过年回老家,总会看到爸爸踩着木梯子,手里提着一个大袋子,摘下来一个个红的似火的柿子。每摘下一个,我就会兴奋地说:“哇塞!又摘了一个,真厉害!”因为我“骨瘦如柴”,所以家人一直不让我去摘,只能在一旁留着口水“观战”。

“以前过年你不是还对摘柿子很有兴趣吗,怎么就因为天冷而打退堂鼓了?”爸爸用鼓励的语气对我说,“不会有什么事的,快点来和我一起摘!”尽管爸爸这么对我说,我还是不敢。这时,妈妈走过来和蔼地说:“宝贝,没什么可怕的,把衣服穿好就行了,妈妈相信你。”说着,她拿起了我的棉袄递给了我,于是我便穿上棉袄出去摘柿子了。

要摘柿子,必须得有装备:一个梯子和一个手提袋。梯子用来爬到高处,手提袋用来装柿子。我带着装备和爸爸走出家门来到柿树下,抬头一看,那柿树高的我望不可即,而且在整条街上都高的很突出。我迫不急待地想亲自摘柿子,可是爸爸却一直教我如何爬梯子最安全、最利索。我心想;不就是一格一格地上去就行了。我先放下梯子,双手扶稳,然后慢慢地一步一步地开始爬,越往上我就越害怕,眼睛不敢往下看。好不容易爬到了顶端,我双脚站稳,想欣赏一下周围的美景。可没想到我却有点恐高,看到往常高大的爸爸竟变得如此娇小,周围的屋顶也在我的视线下,这一看吓得我紧紧抱在梯子上。街坊邻居们看到我这副狼狈的模样都笑的前仰后翻。爸爸在下面对我喊:“别怕,儿子,这没有多高,如果你真的怕的话就不要往下看,专心摘你的柿子!”听了爸爸的话,我才慢慢直起身子,双手还是握紧梯子,过了好一会儿才敢伸出右手摘离我最近的柿子。

我伸出右手,伸向那颗红彤彤的柿子,手腕稍微一用力,就将它轻轻地拔了下来。在摘完第一颗柿子后,我才有了信心,有了勇气去继续摘接下来的柿子。就这样,在父母关心的目光下,我左手提的袋子渐渐充实了起来,变得鼓鼓的。原来摘柿子也没有太难呀!

等我将袋子扎上口时,太阳已经悄悄地下山了,房屋里的烟囱也冒出了大片大片的白气,街上的人们也都三三两两地走回家去享受美味的晚饭,只有小鸟还沐浴着晚霞的余晖,在天空中自由地飞翔。

望着满满一袋柿子,我心里像吃了蜜一样:我终于学会了摘柿子!

【篇八:麻雀的故事】

文/杨子榣

她小小的脚爪轻轻的推开我的手,舒展开翅膀,仿佛驭着风一般,飞去了。“别回来!别回来了……”那风掠过山岗,把我的一声声呼唤打散了……

小小的一只麻雀。她正瞪着一双乌黑的眸望着我,我说不清那是一种怎样的眼神,迷茫,失落,入骨的单纯,叫我想起婴孩清澈的眼睛。她不声不响,我也屏住呼吸,不敢发出多余的声音。

“弟弟,干什么呢?”她大声嚷嚷着,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门口。“你咋捡了只麻雀呢?”阿秋惊愕地看向我,随即她径直走了过来,蹲下身探出一根手指轻抚小鸟的羽毛:“这小东西的羽毛怕是叫人拿石子儿打了,你去取点东西给她涂上!”阿秋摘下一根红绳子,一头系在窗棂上,一头系在麻雀的脚上。随即她又弓下身,痴痴地望着麻雀的眼睛,喃喃低语:“不能再乱跑,可别叫别人再发现了……”

夕阳下,远方的山岗连绵起伏,片片裸露的岩石显露出鲜血般的红,近处的田野只点缀着点点金黄。我常听人说起“麦浪”,却鲜少见得,在那并不多见的丰年,漫山金色的浪潮随着风狂舞,想来怕是比那海浪还要更加明艳。柿子坐在我的身旁,义愤填膺道:“今年收成本就不好,粮食还被麻雀和老鼠吃了不少,我爹说没把那些小玩意儿打完都不够解气儿!”我想到我的阿爹似乎也说过类似的话,顿时有些惧怕,一个激灵从地上弹起,向着家的方向跑去,来不及理会后面柿子的呼唤声。

“你要对我的麻雀做什么?”我一把夺过阿秋手上的剪刀,把她从麻雀身边推开。阿秋有些恍惚,随后怒目圆睁道:“她不是益鸟,别人会……”“阿秋!那你当初为什么要救她?难道是为了哄我,然后再伤害她!你们都讨厌麻雀,要赶尽杀绝,我是异类!”我抱起麻雀,摔门而出。

广阔无垠的原野,我在那一道道狰狞的沟壑间疯狂地奔跑。风疾驰而过,我快得好像驭风而驰的天马,可双腿却愈发沉重,仿佛拖着巨岩,心也越加疼痛,似若被冰刃刺破。终于,我跌坐在山冈上嚎啕大哭。

阿秋气喘吁吁地跑来,跌跌撞撞地在我身边蹲下了,双手扶上我的肩:“弟弟,你听我说,爹爹今天下午就要从城里回来,他也是不喜欢麻雀的,你……”“那你,阿秋,你也不喜欢麻雀吗?你也要将他们赶尽杀绝吗?”我问阿秋,她笑了起来:“怎么可能?你看她的眼睛多亮啊,就像我曾经的……那只小狗一样,像个孩子,为什么那么狠心……”阿秋笑着,草地上那点点的泪珠泛着光。

“弟弟,我已经把红绳子剪断了,你一拽就开了。能有你来保护她,这只麻雀好幸运,别哭得狼嚎一样了,还她自由,让她走罢。”“阿秋,不,姐姐,谢谢……”

不是谁都有这样的一双眼睛——单纯,温柔,干净到骨子里,像是婴儿般,不谙世事。

她纤细的脚爪轻轻推开我的手,舒展开来翅膀,仿佛驭着风一般,离我远去。那风掠过山岗,吹着我的头发,拂过我的衣裳,我的呼唤、我的泪被打碎在风中……

小站运营不易,如果文章对您有帮助,请点击上下方的广告(没被屏蔽的话),帮助小站维持运营。

联系我们

学生学习群:初中语文学习群

教师资源群:初中语文资源群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