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语文君首页
  2. 作文
  3. 八年级作文

让真实的情感流露——《那天,如果我……》学生作文

01  谢谢你,使我成为更好的自己

每当浑厚雄健的脚步声回响在楼道里,哪怕是活动时间,教室内外嬉闹的同学立刻如机械般定格一秒,然后惊悚着脸,以火烧屁股般的速度夺门而入,散漫的教室立马便像被装上发条,开始整齐有序地运转。

只见那人眸似铜铃,目光如炬;扫视教室一周后,霹雳般的嗓音破空而出:“你,你,还有你,站起来!这次的历史竟敢不及格,过来,咱们好好聊聊!”被点名的我打了个冷战,哆哆嗦嗦地站起来,其他人则对我们投以同情的眼神。

没错,他是我们的历史老师,也是我们的老大。

教室外,太阳得意地向人们展现她的绝代光华。鸟鸣啼啭,绿柳清风。教室内,我被老大的“法器”敲得头昏脑涨,仅仅只是两根手指呀!简直要震碎我的脑壳。

我懵着脑袋抬头,却与老大的双眼惊险对视,立马遭到老大铺天盖地的唾沫洗礼。“你选择题怎么敢错5个?嗯?越学越糊涂了?” 而后,他拎起我的答题卡,一面用他的两根指头敲着卷子,一面痛心疾首地训斥:“中书省是明朝设的?耕作农具的作用不知道?时间段能背反?事件的起因和结果你分不清?你瞧瞧你,都错些什么?” 

我的泪珠在脸颊上恣意横流,我脆弱的面子被他无情地敲成碎片,掉了一地,却无法大声反驳。我的确错得很不应该!我在老大的面前呜咽,咬着下唇,指甲深深地扎进手心也无知无觉。

以上,我第二次被敲泪目的现场。

到目前为止,我被敲了十七次。十七次,两个学期。

仍清晰记得,因为“凡尔赛和约”的“赛”字,被他敲过六七次。他先是在我的笔记本上发现写错的,后来是试卷上。总之,出现一次错字敲我一下,共敲了我六七下。从此,我的“赛”字再也没错过;因为适应性考试英语选择题涂卡错位,我除了被“法器”伺候,还被罚抄卷子两遍。抄卷子的当时,心中有多少的憋屈,现在就有多少感激。之后,我再无类似失误。

后来,老大的“法器”很少光顾我了,取而代之的是老大那句男女皆适用的口头禅“这娃不错!”。他定是记得,我在九模考试中,历史夺得全校第一的桂冠,突破了自我。

老大,你是我们的历史老师,又是我们的老班。你将是我永远的老大。感谢你和你的“法器”,教会我死磕到底,使我成为了更好的自己。

 

          02  父爱一直都在

父爱如山,母爱如水。我所拥有的父爱,藏在门前的几级青石阶上。

点点阳光洒在长长的石阶上,依稀的青苔似乎在感谢自然的恩赐,露珠映照着微笑,偶尔滋润着石阶。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小时候,每天都要等到父亲回来才吃饭。所以我和姐姐总是坐在石阶上,望着远方。直到一个疲惫的身体在夕阳中拖着长长的身影走来,我们便会跑过去,又是拿衣服,又是递毛巾,嘴里还乐呵呵地叫到:“开饭喽!”父亲便抱起我们其中一个,朝家走去。

岁月如梭,时光荏苒。石阶上的青苔就像父亲脸上的皱纹,已经蔓延到嘴角、额头。父亲不再早出晚归了,自然也不再抱我们了,他也抱不动了。

长大后,石阶上已不是黄昏中的等待。父亲的爱也愈加明显。每当我做错了什么或考试失利时,总会一个人坐在石阶上沉默。父亲也会坐过来,但他既不打我也不骂我,而是默默地点燃一支烟,那板起的脸就像冰冷的石阶。我们就这样坐着、沉默着。

藏在石阶里的精彩,是父亲无语却厚重的爱。中考前的几个星期,我们每天晚上要很迟才放学。那天晚上,我十一点才回家,当走到家门口时,我看到父亲正坐在石阶上,手中的半支烟在微风中忽明忽暗。他佝偻的身子在微风中愈发显得苍老,暗淡的灯光下,仿佛一尊雕塑。我走过去,就在他的背后叫了一声“爸”。他站起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被岁月刻画的伤痕累累的脸上泛起一丝笑容,一丝满足。“走,进屋吧。”同样是粗糙,石阶给我的是冰冷的触感,可父亲的手传给我的,却是一股暖流和力量。

阳光依旧,时间飞逝,石阶默然。父亲的爱就像石阶那样,虽然沉默,却暗藏精彩。他,一直默默守候在我的身边,从未离去。

父爱,其实一直都在。

 

                      03 那天,如果我挽留了

转眼两年,那一别,便是杳无音信。那天,如果我挽留了,现在又将会是怎样?

那天上午,原本天气阴沉,但在我出教室时,却又在密云中露出点缝隙,阳光从中直射到身上,有点暖意。其实,那时树叶大都泛黄了,那些阳光也实在是难得。

还未出校门,我就看见了他,高高的个子在人群中很显眼。他穿着黑色风衣和那条洗得快发白的牛仔裤,脚上仍是那双妈妈为他买的棕色皮鞋。他还是那么懒散,下巴上有星星点点的胡茬,眼中布满血丝。他向校内张望,终于看到了我。他向我招手并唤我的小名,我走到他跟前,抬头笑着看他,眼前的他竟如此高大。

我拿着他的手机向妈妈拨过电话去,知会一声,我和他去吃午饭。妈妈在那头沉默了半响,终还是应允了。

我们走进餐馆,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不知何时,我们竟这般生疏了。他为我夹了一只虾,我怔愣了片刻,缓缓说道:“爸,我海鲜过敏,不能吃虾,你,忘了吗?”他顿住了,继而红了眼眶,抬头说:“闺女,对不起,我知道有些事瞒不住你,我和你妈妈现在都有了好的归宿,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你长大了就会明白。”我低头看着眼前的盘子,一点一点模糊,蓄在眼眶里的泪水不停地打转,其实我都懂啊。

饭后,我和他走在街上,相对无言。不一会儿,他就要走了。他从公文包中掏出几张红钞递给我,我牵强地笑了笑,这就是我们母女俩以后的抚养费吗?真可笑啊!我小心翼翼地把它放在衣服里层里。他转身离开,我望着他孤寂的背影,什么时候他的背这么驼了,发间有了银丝,走路也这样无力了。我忍着鼻尖的酸胀,缓缓喃喃道:“爸……”他恐怕没有听见吧,也没有转身。

我忍着冲上前抱住他的冲动,但我真的好想告诉他,我们一家人好好过日子行吗?

这秋风真无情啊,吹散了落叶,吹乱了发梢,吹走了亲爱的爸爸,毁了我曾温暖的家。天空不知何时又乌云密布了,一点光芒也不肯露出。

那天,如果我挽留了,他是会放手,还是悔改?

可惜没有如果。不是没你不行,只是有你更好。

 

        04  那天,如果我给你一个拥抱

雨淅淅沥沥地下着,人群之中的我猛然回首,却早已寻不到你的身影,泪水更是潮水般涌了出来。

毕业季到了,分别总是在六月,校园里宁静极了,哭泣声此起彼伏。“希望是鲜火的红,你们是鲜嫩的绿。”老师激动地说着,“好了,同学们,回家了。”随着这一刹那,我望向了讲台下的你,焦灼的心情立马充满了全身。“这怎么就结束了?”我站在原位上呆住了。泪水早已在眼眶里打转,我强忍着没让泪水流下来。

你朝我走了过来,这张熟悉的脸,没有了刚入学时的稚气,多了几分成熟与稳重。就是这个人在我困难时不顾一切支持我,在我迷茫时和我一起共同寻求光明的道路。忆起过去,我们经常在下课间,在一块不大的纸片上画简笔画。想到这些,真的有点儿按不住自己了。

你总是这么开朗,即使在毕业季,脸上也未流露出伤心。“走吧,最后一次陪你去推车。”我并没说什么,只是埋头,不敢直视你,因为怕自己会哭。就这样,我们走在车棚里,你默默地从背包里掏出一叠小纸块,这正是我们上课时画的,我颤颤地接过纸块,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凄苦,掩着嘴痛哭了起来。

你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给我推上车,拍拍我的肩膀,示意我该走了。我急忙擦干眼泪,推上车,和你并排着。我不敢看你的脸,这勾起了我太多的回忆。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但却是宴席散尽前的悲伤。我十分清楚我们俩,不会考入同一所学校,所以更加珍惜这最后的时间。我想和你来一个分别前最后的拥抱,但是我退却了。

离校门口已经不远了,再不干点什么就来不及了。但是我没有这么做,甚至到现在仍在懊悔,为什么当时自己退缩了。

到了校门口,该分别了,我又忍不住哭了出来。然后捶了一下你的胸膛,“走了。”这一声“走了”,可能是永不相见了。我掩面慢慢地走出人群,猛然回头,你已不在人群中。

直到现在,我仍在自问:为什么那天不能说,我只是想拥抱你一下。直至如此,已无法挽回。

那天,如果我给你一个拥抱,我知道,你仍然会在某处默默地支持我。

 

          05  礼  物

飞飞从肚子里头出来的时候,果真带来了一个给哥哥的礼物,一辆会翻筋斗的越野跑车,安安觉得这婴儿的哭声虽然大得吓人,但是挺讲信用的,还可以忍受。

——   摘自《孩子你慢慢来》

本幻想着雯宝的到来,会像飞飞那样给我带来一件礼物,哪怕只是一块小小的,我心心念念了许久的手表也好啊。

事与愿违,随着她一同降临世间的,却是惊天地泣鬼神的嚎啕和家庭正常生活的紊乱。尽管她先前并未对我许下送礼物的承诺,但我总觉得,自己毕竟比她先到这个世界十三年,不送礼求关照,总是有些说不通的,她可真不懂人情世故啊!

自从她回到家,我常常倚着墙看着妈妈,爸爸,爷爷,奶奶,外婆,月嫂进进出出,“侍奉”着这个“小皇帝”般的大人物。

手被肥皂水泡得越来越白,头发被风吹得越来越乱,笑容被暖阳浸得越绽越开。凌乱的发型,束手无策的神情常令我哑然失笑。此时的我,俨然是一部家庭连续剧的看客,悠闲地观赏着与自己无关的琐事。妈妈哄她睡时专注的模样,对她无限宠溺的眼神,忽得让我想起自己正身在其中,泪水不觉滚落下来,流至嘴角才发觉,笑还僵在脸上。

雯宝常去捉阳光的小手,像那含笑的花苞在我面前摇晃,亲吻一下,是花儿的芳香。贪恋地嗅着那份芳香之余,惊觉,我开始接纳她了。这个还留着胎发、嫩粉色的婴儿,尽管闯入我的世界有些突然,却似乎并没有那么坏。妈妈将她轻抱在怀中,竟然不觉得有那么别扭了。我们本就为一母所生,一父所养。我有享受爱的权利,她亦如此。透过窗子的阳光平均地洒在我们身上,竟更暖了,更香了。

雯宝送我的礼物,虽不能满足我的一时欢乐,却似是一笔无形的财富,使我的一生都因其而改变。礼物的名字不是越野跑车,亦不是手表,而是分享。

雯宝出生了,我的童年却结束了。我曾自称为“无尾熊”,总爱抱着妈妈睡觉。夜的无尽黑暗将我笼罩,却觉不出害怕。贴在妈妈身上,总是我最熟悉的味道,熟悉的呼吸节奏。那时的梦,多半是粉红色的,没有恐惧,没有悲伤。

为了更好地照顾雯宝,妈妈把她的床位从婴儿床搬迁至自己的大床上,我本心存幻想,还可以继续和妈妈睡在一起,但她小小的身体却占了大半张床,挤灭了我心存的最后一丝希望。我悻悻地抱着被子,起身去了自己的房间,是自己喜欢的陈设,却已不是曾经的味道。那个枕头里,从不藏有我甜甜的梦话,床头的布娃娃,也不知道我每晚梦中哭泣的模样。一切,都变了。

入睡前,总要检查无数次窗帘是否拉严密。躺好后,总是立即闭紧双眼,生怕看见那一串串摇曳的影子,还有一阵阵黑浪向我涌来。寂静中,只有一颗心脏在急速跳动,烦躁得让人愈加清醒。很晚很晚,直至思维战不过困乏后才入眠。梦中,妈妈抱着雯宝愈走愈远,不再回头。抽泣着醒来,天已破晓。摸摸枕头,被泪水浸湿了一大片。

无数个这样的夜晚过去,鬼故事中狰狞的黑魔爪,窗外凄冽的猫叫,等等,一切可怕的事物似乎都未发生,独自睡觉好像也并不是件难事。想起之前,为了是否要自己睡觉而犹豫不决的模样,轻蔑一笑,留给过去那个只知道依赖妈妈的小女生一个酷酷的背影。忽觉,这成长的蜕变,竟也是雯宝送我的礼物,尽管从她那儿得到礼物有些难。

成长路上皆是惊喜,我就在那一角暖阳下等待着,等待着那个婴儿,不经意间送我的礼物……

 

                             06   争论

隔壁的少年与他的母亲又吵起来了!

“吃饭!”我隐约听见阿姨招呼少年吃早餐。“不要,不吃了。”少年恹恹的。阿姨还有点耐心,只不过语气已经有些不悦了,“你快点吃!犟什么?!”“我说不吃就不吃!你怎么不早些叫我起来?差点儿误了上课!”少年很不耐烦。阿姨气着了,吼道:“你自己窝在床里抱着手机打游戏起床迟了,怪我没叫你起?谁在这天天任劳任怨给你做饭打扫家务?!”“我请你了?天天啰里啰嗦的。”少年毫不客气地回敬。

“行!翅膀硬了还扑腾呢!你越大越不懂事!你饭也甭吃了,给我好好反省吧!”阿姨气得火冒三丈,“嘭……”门被重重地摔上了。

唉。我叹气,叛逆期的少年既敏感又没耐心,对于母亲的说教很是厌恶。而母亲对少年有的不仅是爱,有试探,还有无奈,所有复杂的感情糅合在一起,便酿成了说教。若是少年对目前的态度再柔和、耐心、理智些,阿姨也在和少年敞开心扉沟通沟通,母子之间的关系绝对不是这样的……

我和妈妈每听他们母子吵一次,总会意味深长地对看一眼,似乎那几天我们母女的关系会更亲近些。若是多一点理解,多一丝体谅,青春期遇上更年期,也便不会宇宙大爆炸了。

小区楼下有一个小超市。老板娘是一位五十来岁的大妈,性格也平和,就是有些抠,平日经营着小超市,倒也没出什么大事。可今天,这位节俭过了头的大妈棋逢对手,落得个两败俱伤。

“白菜多少钱?”新搬来的李大妈挑着白菜,还不时拨弄着菜叶,不客气地掰掉枯菜叶。“一块七!”卖菜大妈打量了李大妈一眼,撇了撇嘴。“便宜点吧!”李大妈指了指白菜,“一块五就要!”说着,麻利地搓了塑料袋准备放菜。“小本生意,一块五咱家赔啦!一块七,不然不卖。”大妈吐了瓜子,又捧起一颗较水灵的白菜,促狭地笑,“你看我这,绿油油的,别人家的早黄啦。”李大妈小眼珠随意一瞟,理直气壮地喊,“这叫什么话?南边那家才一块四毛五,可比你家的水灵多啦!”这样一唱一和,明明稍一松口就能解决的芝麻小事,竟轮到双方丈夫出面解决。后来发生的事我不清楚了。只是市场听见八卦的大人对李大妈和卖菜大妈指指点点罢了,还惋惜地叹一口气——“那一巴掌也太狠了……”“是啊,俩人儿,一块钱的事儿!”

不难想象当时发生了什么。若是两位大妈少一点计较,少一点冲动,便不会出现“当街殴打女人”这样激烈的局面了。

争论,其实是条很远的路!

 

                      07  清明悠思

于天地间,踏过青石古道,看脚尖,清浅流年。燕低飞,天垂泪,清明时节人心碎。忆往昔,追流年,此情长相随。又是一个欣欣向荣的春天,又是一个充满生机的季节。我们倾听春的声音,追随春的脚步,找寻春的气息,这是天籁般的追随,这是热切美好的期盼,但这一切,已经与许多人诀别·……

追随春的脚步,我看到了背后的血泪——与世长辞的先烈。青山来自土壤,白云来自天空,如今傲然屹立的中国来自于千万铮铮铁骨的先烈。国家动荡之时,人民危难之际,他们挺身而出。用肩膀撑起了国家的天,用生命阻挡着民族的难,用热血染红了中华大地。“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是他们的赤胆忠心,“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是他们的豪情壮志,“取义成仁今日事,人间遍种自由花”是他们永恒的信念。历史定格,英雄长眠,但时至今日,我们仍能感受到先烈们跳动的脉搏,热烈的期盼,他们的英魂与天长存,与万千中华儿女同在。

追随着春的脚步,我听到了时代最强音——“保证完成任务!”滚滚浓烟阻挡不住年轻的身影,熊熊烈火烧不掉笃定的信念。那不顾一切的向前,那铿锵的回答,充满着力量,回荡在人们心间。面对危险,选择向前,你们——四川凉山火灾中牺牲的消防员,你们无畏的逆行,成全了更多人的安全,你们就是新时代英雄最帅气的诠释。当然,这样动人的逆行还有他们——奔赴新冠疫情一线的白衣天使们。“算我一个!”“我也去!”这一句句充满勇气和信心的回答,给了绝望中的人们以生的希望。背起行囊,戴上护目镜,穿上防护服,奔赴满是血泪的战场,让理想在一线飞扬。这是他们来不及的告别,这是他们面对生死的抉择。我相信时间会镌刻下这永恒的伤疤,但也会记录下更多人勇敢的成长,记录下这一个个坚毅的背影,记录下这个时代永难忘记的最美。

追随着春的脚步,我感受到了生命的呐喊。一位位祖先,一代代接力与传承,方有了我们宝贵的生命。可汹汹来袭的疫情,却要将这宝贵的生命一次次卷进命运的漩涡。看着一个个数字的攀升,看着那么多流泪的眼睛,不知你是否还记得,记得曾经的我们时常会为一朵花的绽放感动,为一片叶的凋落心碎,为一条虫的蠕动雀跃……生命脆弱,需要守护;生命坚强,需要珍惜。今天我们静思,我们悼念,我们呼唤对每一个生命的敬畏。

“逝者已矣,生者如斯。”一个个鲜活的事例,一次次悲痛的经历,让生命的旅途充满了哀伤与感动。或许我们习惯了和平安定,习惯了岁月静好。但我们必须铭记,铭记庚子清明,铭记这举国悲痛的日子,铭记我们看到的不凡生命绽放出的耀眼光芒,铭记我们感受到的生命乐章的慷慨激昂。

清明之日,天朗气清,悠悠思绪,别意戚戚。愿山河无恙,愿一切生命无恙,愿每一个生灵都被能尊重、被善待!

              

        08  我的烦恼

   “小小少年,没有烦恼,眼望四周阳光照……” 每当听到这首熟悉的歌,我的心中就感慨万千。歌曲中的少年好幸福,居然没有烦恼,为什么现实中的少年——我,却有如此多的烦恼呢?

我是一个女孩子,所以我很烦恼。

吃饭的时候,妈妈在旁边教导我:“孩子,坐端正,慢点吃,文雅一些,咱是个女孩子。”说话的时候,爸爸直拉我的衣角:“孩子,小点声说话,不要大喊大叫,你是个女孩子。”敲门的时候,姥姥边开门边摸着心脏:“我的小祖宗,你能不能轻点?门都要被你拍下来了,女孩子要有个女孩子的样子。”……我不能乱脱衣服,不能叉开大步走,不能吹口哨、打响指……哎,做一个女孩儿真难!

我不仅是个女孩,还是个个头不高的女孩,这让我烦上加烦。

我已是一名初中生了,可身高才刚刚越过了一米五的界限。与同龄人相比,他们是珠穆朗玛峰,我则是吐鲁番盆地。因为这件事,我埋怨过爸爸妈妈,怨他们基因不良,没有遗传我一个高个子;我也埋怨过命运,怨它太不公平,无论我怎么努力也长不高!难道是摄入的营养太少了,又或者缺钙?于是,我开始晒太阳,开始补充各类营养。结果体重嗖嗖嗖地往上涨,身高却依然原封不动。对此,我无可奈何只能唉声叹气。

我虽然个头不高,但是一个个性张扬,渴望自由的女孩。为此,我更为烦恼。

因为上了初中,学业负担越来越重,爸爸妈妈对我的管教越来越紧。他们给我约法多章:不准看电视,不准看闲书,不准玩游戏,回家马上写作业,写完作业练习弹琴……这些条条框框像一座大山压得我喘不过气来。特别是快到考试的时候,他们对我管得更严,我感觉自己像一个囚犯,没有偷懒的权利,没有自由的空间。这学期上的是网课,爸爸妈妈担心我身在曹营心在汉,上着网课打游戏,所以总是找各种理由监督我。或许他们是为了我好,但过多的监督只会让我厌烦。试想,总有一个人在背后盯着你,不管你干了什么事情,他总会在第一时间知道。这多么可怕,就像在身边安了一个摄像头一样。所以我会尽量躲开他们,能关门就关门,能锁门就锁门。可是这样一来,我们的亲子关系又会变得很糟。哎,真是烦恼!

    我是一只小小鸟,想要飞却飞不高……如果可以选择,我愿意做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女孩子,不用去品尝“成长烦恼”这道“美味佳肴”。

小站运营不易,如果文章对您有帮助,请点击上下方的广告(没被屏蔽的话),帮助小站维持运营。

联系我们

学生学习群:初中语文学习群

教师资源群:初中语文资源群

QR code